本少principle

——我看着你走过一个十年,看着你落败,看着你被驱逐,后来看着你站在荣耀顶峰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,下一个十年,请让我陪你走下去

图文原创

『ユーリ!!! on ICE』× 『神撃のバハムート』コラボレーションイベント開催決定

​​​  《巴哈姆特之怒》
游戏里主要有“神明”“传说中的勇者”“魔物”三种人物,具体是什么人自己看就知道啦。  
   勇者勇利盔甲里面的运动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啊w

以前临摹的一张老毛子
我会说是我发说生贺漏掉的吗?
虽然说自从如了YOI坑人体好了一大截但还是……
想着要死先死的这个

Merry Christmas.or.HappyBirthday?
*给维恰的生贺*
*性格不是把握的很好十分抱歉*
*私设*
*时间线混乱*
文章是 @白森 希望没有错认
图是本人
 
  胜生勇利,25岁,现役的日本滑冰选手。

  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,教练兼恋人,不,也许说恋人兼教练比较好。29岁,也是同场竞技的对手,现役的俄罗斯滑冰选手。
  此时二人正在圣彼得堡街道上,街上的情侣很多,都是来欢度圣诞的。气氛愈来愈浓郁了,人潮涌动,街上的灯光总是闪亮的,橱窗里摆着的小物件甚是可爱,两人牵着手,引来不少人的视线,和去年大奖赛时一样,只不过现在是名正言顺了而已。

  勇利和维克托在一起的消息一传开,对于熟悉的人来说不过意料之中的事。但还是宛如一颗重磅炸弹在圈子里炸开了锅,有议论的声音,有喷的不屑声,当然,还是真挚的祝福来的比较多,二人也是一一应下。

  “勇利—看这里——”维克托挥着手向勇利示意,在勇利刚刚回头时咔嚓一声,将他微微惊愕的表情记录下来,“小猪的表情怎么样都很可爱”,维克托心满意足的把勇利在桥上看夜景的照片发到了推特上,看着评论炸裂,关上手机,与勇利上一起依偎在天桥。

  “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…”维克托心情不错的哼起了歌,牵起勇利的手,两只手上的对戒在路灯的光照耀下熠熠生辉,微弱的束搏感从右手无名指不断传来。“ and a happy new year”两人相视一笑,“真快啊勇利,一年了。”维克托把人冻红的手往自己大衣里面裹了裹。

  嗯…。勇利红着脸低头应允,“如果当时不是维克托你提出要来当我教练,我可能早就像战场上的逃兵退役了吧,我还是非常…”

  “等一下,勇利—”维克托打断了勇利,似笑非笑的注视着人,“唉~不是吧?勇利—怎么又变得这么见外了。”“啊不不!!我是说……”勇利慌张的想要解释,“够了哦,勇利现在陪在我身边就当是你给我的聘请费了。”维克托用食指抵住人嘴唇,“不过,今天可不是感恩节勇利怎么会想到这些?”

  “因为今天……今天是维克托…。”勇利知道维克托一向很少过有意义的日子,猛的起身,吓的维克托往旁边一倾,“维克托,陪我去个地方吧。”勇利强行把人从椅子上拽起。“喂喂—勇利——”维克托猝不及防的被勇利拉着跑,虽然不知道在哪儿,却也跟着跑,什么也没问。维克托不禁感到意外,那么认真的表情呢。
 
  勇利带着维克托在他们住的酒店下停下,不得不说路上行人的回头率还是很高的,bu不过现在他不想在意这些。“哈……哈…”维克托咽了口气,“勇利…我们怎么回来了?”勇利没有多说,拉着人直奔电梯,“顶楼?勇利我们的楼层在……”boom,电梯门一开,礼花撒了维克托和勇利一身,维克托一脸愕然,也是,如果是常人还好。但现在——
  “雅,雅科夫?!”维克托有些吃惊的围绕着白胡子圣诞老人转了一圈,说不出话来,“哼,真亏你能看出来。”圣诞老人上去抱了抱维克托,圣诞快乐,维恰。雅科夫从袋子里拿出了个礼物盒,“1225号的房卡,勇利给你的礼物,去看看。”

  房门随着房卡滴的一声打开,里面一片漆黑,勇利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,灯随之亮起,“a……z…”维克托楞在原地,顶层的一个大房间,巨大的落地窗全城风光尽收眼底,横幅上的“维克托生日快乐”甚是惹人注意,一颗不算太大的圣诞树上挂满了礼物,彩灯,各位滑冰选手慢慢推出的一大块蛋糕,蛋糕上两个可爱的造型正是维克托和勇利,勇利松开维克托的手,走到滑冰选手中间,和他们一起喊出“维克托!生日快乐!”

  “……”维克托面色微红,深呼一口气,大步上前抱住勇利,肩膀微微发抖,“谢谢你,勇利。”退了几步,笑着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 “喂,维克托,开心点,这可是猪扒饭特意准备的。”尤里用手锤了锤维克托,另一只手偷偷摸摸的拿着一块刚才切好的蛋糕,等维克托刚想张嘴说话的时间猛的往他脸上一盖。“你知不知道麻烦死了” 

  克里斯没忍住笑了出来,难得看见维克托吃瘪的样子,没有阻止披集疯狂的闪光灯。现场的气氛被带动,“是啊,我生日可当然得开心些了。”维克托笑眯眯的擦掉了自己的奶油,手指抹了一把往嘴里吃掉,“味道不错,我也来请你们尝尝?”

  “喂喂,维克托,你拿那么大一个盘子是要干什么?!喂!…”

  ……
 

一片狼藉,惨烈极了。维克托送走了大家后看着乱糟糟的地面,和不知道谁把奶油都能刮到那上面去的天花板,还有在沙发上酣睡的人。

“勇利——该起床了,我们该回自己的房间去啦—”维克托蹲下,轻轻拍了拍勇利的脸,顺手帮他摘掉眼镜,“维克托……”勇利动了动嘴,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,伸手扯着维克托的脸,维克托……嘿嘿……。维克托被扯着脸无奈的低头亲了他一口,又喝醉了,醉酒的小猪很可爱呢,靠近他的脸颊,在人耳边低语

  ”Счастливого Рождества,Я люблю тебя。”



来自本人的碎碎念:

  这个是按照俄罗斯莫斯科时间,莫斯科时间比我们这里晚五小时。so,坚持在莫斯科第二天的前一分钟发出来的这个人(……)。
  这里向所有人道歉,图是备用存稿。贺图自我要求极高没有及时完成非常抱歉。感谢之前一直给我加油打气的白森,抱歉。
 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接触YOI同人的,会有ooc和出错,欢迎在评论区指出。

  以上